热点新闻
    关键字搜索
请选择:
关键字:
   当前位置: 首页 >> 职工艺苑 >> 正文
  • 职工艺苑

山海有情大道无垠

作者:左晓云 来源:西长分公司 时间:2021-01-29: 15:29  

  最近,估计很多人都被一部“土”得掉渣儿的扶贫正剧《山海情》吸引了眼球,整部剧被演员们用夸张但不夸大,买力不乏诙谐的演技,为每一个角色赋予了烟火气,让西海固的生活变的有声有色、别有风趣,不只是满目的苍凉与悲怆。开篇除了几位西北农民的喜笑怒骂、憨厚朴实,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“逃”,有无法忍受搬迁点戈壁荒凉的恶劣环境而逃回来的,也有不想因为一口水窖就嫁人或者不想天天吃土豆想要逃出去的。那满目的黄土、枯山,对于同样生长在黄土高原的我并不陌生,纵使没有经历过搬迁、缺水断电,天天只能吃土豆的日子,但八十年代农村生活的不易却是相同的。质朴的人们在黄土地上摸爬滚打,放眼望去黄土高原一望无际,一辈辈人面朝黄土背朝天,在这片土地上播撒着虔诚的信仰。
  马得福:一位基层扶贫干部,小学毕业后出外上中学、农校,应该很少回家,参加工作后回家第一件事是劝自己村上最难说话的人家搬迁。从此,他的工作再也没有和异地移民、帮助老百姓摆脱贫困分开过。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,一个困难跟着一个困难,是他工作中的一座有一座大山,先有吊庄移民,后有通电通水,种蘑菇,修水站,似乎在他的仕途中,总是比别人难的太多太多,而他也不负上级的托付,不负百姓的期望,在一众扶贫干部和百姓的携手努力下,将大山一座接着一座推翻,让昔日的干沙滩变成了今天的金沙滩。
  李水花:一朵在苦水中坚强生长的向阳花,比青梅竹马马得福学习成绩还要好,却因为太穷,被迫停止学业;也因为当地环境的恶劣,为了一口水窖、一头驴、两只羊、两笼鸡,就被嫁给了素未谋面的人。然而水窖并不存在,丈夫为了兑现诺言,在挖水窖的过程中发生事故,下半身瘫痪。但面对这些苦难,水花并没有投降,在没有搬迁指标的情况下,一个人两条腿用一辆架子车,驮着丈夫、女儿以及全部家当,四百公里,七天七夜,向着吊庄奔去,向着新生活奔去。整个剧中,似乎所有的苦都让水花一个人吃了,但是再苦再难,她都努力朝前、自强不息,而且有情有义有担当,对不知何时能来的未来满怀希望。
       陈县长:陈金山,作为从福建来宁夏开展对口扶贫的副县长,从一出现基本上就承包了整个剧的笑点,当福建话对上宁夏话,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让人哭笑不得,“教授要自杀,小偷搞科研”,是陈县长对金滩村最初的认识。从刚来时精致的小西装、漂亮的运动服,到离开时灰麻麻的外套,是陈县长为这个穷困山区脱贫,而努力奋斗的标志。
  凌教授:凌一农,一个一心为了农民的专家,只身远离福建老家,钻在黄沙漫天条件恶劣的西北戈壁搞研究,却会为了几口沙茶酱而开心不已;一个教授费劲心力的搞研究、搞推广,挨家挨户传授技术,只为了帮助当地农民摆脱贫穷。会为了蘑菇的滞销,奔赴他乡拿下一个个订单;会为了兑现对农民的承诺,在收购价远高于销售价的情况,不惜自己垫钱:也会为了菇民的利益不受损,与投机分子动手打架。
  白校长:一个从富庶的沿海大省浙江来西北贫苦山区支教的知识分子,从涌泉村支教到玉泉营,为西北山区的基础教育无私奉献。可以骑着自行车狂飙,只为拦截住被家人虚报年龄去打工的小女孩;也可以一遍遍的去劝诫,想要让孩子辍学外出打工的家长,读书是多么的重要。面对上级教育部门对移民区学校硬软件薄弱的不管不顾,还得应付他们大搞形式的合唱比赛,在面对需要统一服装的条件下,白校长第一次干了出格的事情,那就是把扶贫捐助的电脑给卖了,然后用卖电脑的钱给自己的学生买了统一的校服,并把学校坑坑洼洼的操场,改造成了水泥地。对他来说,让孩子们读书不是为了长大后当官发财,而是为了树立正确的三观认识,在今后的生活中不会走歪路。
  得宝、麦苗:从少年时想要逃出大山,到青年时为了钱去做违法的事情,再到成年后,一个远走他乡寻找走丢的弟弟,一个奔赴别处打工挣钱感受另一种生活。从新疆回来的得宝改变了曾经浮躁的心态,跟着教授种蘑菇、卖蘑菇,带领全村人一起致富。而在福建的麦苗,也绝不认输,面对车间主任对工作的高要求,她带领小姐妹一起勤学苦练,最终通过了主任的考核。他们都很努力,努力的往前走,庆幸的是,纵使道路弯曲,但最终殊途同归,幸福快乐。
  一部《山海情》让我们了解了国家扶贫工作开展的艰辛和不易,也让我们纵局中人的身上感受到中国的坚韧不拔、奋勇向前。得福、水花的善良勇敢;陈县长、凌教授的无私奉献;白校长的辛勤育人;还有得宝、麦苗年轻一代的不懈追求等等,所有这些构成了一幅感天动地、可歌可泣的扶贫脱贫奔小康的壮丽图景。

  •  
  •